[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武汉芳笛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

庄严的军礼(致敬革命前辈)

[时间:2022-04-11 08: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图片从上到下依次为四川广元嘉陵江畔风景,李化武回乡劳动场景,部队战士向李化武敬军礼。 陈平、唐彪供图 制图:赵偲汝

  这时候,屏幕上出现一行大字:“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老人庄严地举起右侧残臂,敬了一个军礼……

  去年国庆期间,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长津湖》全国热映。为了致敬这位70年前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的一级伤残军人,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与相关部门特意为他举行了专场放映。

  1933年12月,李化武生于大巴山深处的四川省广元县中漕村。全家7口人,挤住两间茅草房。兄妹五个,都没有读书。不到10岁,他便为地主放牛。

  他们步行来到一个山沟,换上军装。几天后,坐汽车到宝鸡;又停一周,乘闷罐火车,三天三夜,抵达丹东。在那里,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军事技能和时事培训。他主要学习60炮(60毫米迫击炮)发射,瞄准目标,判断敌方距离,调整角度和射程。

  他们是第二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他的班长叫肖贵村,四川人;排长姓高,云南人。高排长和肖班长,训练时铁面无情,生活上却亲如父兄,不仅睡觉时给他压被子,还帮他写家信。

  战争期间,朝鲜平原地带的房屋,几乎全被炸毁。冬天,冰雪覆盖,气温低于零下30摄氏度。部队只能露天宿营。在雪地上铺一块油布,两人一组,躺倒睡觉。战士们穿着棉衣棉裤,挤在一起,相互取暖。即使这样,每躺下两三个小时,站岗的哨兵就要叫醒大家起来活动,搓手踢腿,蹦蹦跳跳,等到身上回暖,嘴里哈出热气,再躺下。如果不这样,就会被冻僵甚至冻死。

  第一次投入战斗,是1951年11月的一个傍晚。密集的枪炮声响起,本来紧张害怕的他,霎时忘掉一切。经过4个小时的战斗,他和战友守住了阵地。

  平时,就是保养武器,他把60炮当作最亲密的战友,托在掌上,抱在怀里。作战时,他扛着炮架和炮弹,顶着枪林弹雨,在战场上飞奔着寻找最佳炮位。

  当年12月,李化武随部队开赴轿岩山阻击敌军。一天晚上,敌军连续发动3次攻击,先炮轰,再冲锋,均告失败。

  突然,炮弹尖厉的呼啸声从高空传来。未及细想,李化武跳进身边新炸开的弹坑,双手护头,顺势趴下。一枚炮弹在身边爆炸,他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3天后,他有了一丝感觉。右眼黑漆漆,刀绞般疼痛,只有左眼前面晃动着一缕光明。他想用手揉一下,双臂却被木板紧紧夹住。拼命睁开左眼,模糊的视线里,自己的双臂,都没有了。

  这只是前线战地医院的临时抢救。他的伤势太严重,必须马上回国做手术,否则性命难保。

  可归国的路,何其艰难!由于战场上交通不便,他只能躺在担架上,辗转转移。有一次,在一个冰冷的隧道里,一待就是一周。

  一个多月后,他终于被送到黑龙江北安县医院,取出了早已坏死的右眼球,并进行第二次残臂切除手术。

  伤情稳定后,他被送进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简称荣军院)疗养。在这里,吃饭有人喂,衣裤有人穿,便溺有人帮。

  他连自己吃饭的能力都没有了。李化武情绪低落,甚至有轻生的念头。医护人员告诉他,全班战友都牺牲了,只有他幸存下来。还给他讲述保尔·柯察金的故事,一遍遍朗读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慢慢地,他被主人公钢铁般的意志感动了,决心也要那样去生活,替逝去的战友坚强地活下去。

  两只残臂太短,均从肘部炸断。他让工作人员在右臂残端系上手帕,将勺子插入,再用牙齿勒紧、固定,而后哆哆嗦嗦地向着嘴巴方向靠近。最初,无论怎么努力,饭菜也送不到嘴里,反而弄得桌上一片狼藉。医护人员心疼他,说:“您是英雄,我们的工作就是照顾您。”他说:“保尔双目失明、全身瘫痪,还能坚持写作呢。”

  继续练习,10次、100次、1000次、1万次……10多天后,当他把第一口饭菜送到自己嘴里时,李化武激动得泪流满面。

  生活基本自理后,李化武又有了新的目标——脱盲。自己一字不识,在新社会如何生活啊?

  这个过程与练习吃饭相似,用手帕固定铅笔。刚开始,铅笔触到纸,稍一用力,断臂就禁不住地颤抖,笔尖更是乱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写不出一个字。他日夜揣摩,反复练习。一个月后,终于可以写字了。

  他还踊跃参加集体活动,主动开导、安慰其他伤病员。他教战友们读书、看报,还常常陪着失明的战友出去遛弯、晒太阳。

  1956年1月,他用颤抖的右臂,工工整整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不久后,他光荣入党。

  这期间,在组织的帮助下,他认识了南部县谢合乡女青年杨正清。两人一见倾心,当年就领了结婚证。

  1957年5月,荣军院成立伤残军人演出队,李化武和战友们经过苦练,学会了吹口琴,可以演奏《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我的祖国》等曲目。

  次年3月,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谢觉哉来到成都,观看荣军院演出队的演出后,深感震撼,当即表示欢迎他们到北京汇报演出。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先后报道。八一电影制片厂根据他们的故事,专门摄制了电影纪录片《最坚强的人》。

  通过巡演,李化武深切感受到:新中国在中国的正确领导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荣军院里,伤残战友们有的种菜和养猪,有的缝纫和绣花,有的修理三轮车和皮鞋,大都找到了继续奋斗的“战场”。自己才20多岁,虽然缺少两只手和一只眼,但嘴巴还能说话,双腿还能走路,难道让国家养活一辈子吗?不能,绝对不能!

  不久,李化武再次用颤抖的右臂,工工整整地写出了一份申请书——回家种田,支援农业!

  这出人意料的举动,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因为国家有明确规定,像他这样的一级伤残军人,由民政部门设置专门机构,供养终身。

  1963年3月,四川省民政厅为李化武办理了分散供养手续,同意他返乡务农。鉴于他的特殊身份,组织同时出具了一份证明:随时可以回归(荣军院),终生有效!

  刚刚回村时,他内心似乎有些自卑,经常靠在墙角,默不作声。村民们见到他,好奇地询问,他告诉大家,自己在战场上受伤了。

  有人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摸一摸他的两个袖管,空荡荡的。村民们惊呆了,不晓得怎么安慰他。

  确实,人们很快就发现,他除了没有双手和右眼,说话、唱歌、写字、说故事、讲道理等,都比别人强多了,更别说他去过北京,受到过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但话说回来,学农活也是学技术,也需要绣花功夫。而“绣花”,首先要有手啊。

  耙冬水田最难。没有手去牵牛鼻绳,就套在一只秃肘上。没有手去掌耙尾,就套上一个圈圈,把另一只秃肘穿进去。开始时,踩不住耙,常常摔在泥水里,冷得直颤抖……

  千百次地练习,他的动作逐渐熟练,与牛也交上了朋友,配合更加默契了。他终于学会了各种农活。

  最自豪的是,双手没有了,力气却大。扛过迫击炮的肩膀,格外硬实,竟然可以负重180斤。交公粮时,村民们要背着大背篓,步行8里地把粮食送到粮站。别人中途歇几次,需要半天时间,他却健步如飞,像当年在战场上扛着60炮飞奔一样,一口气就走到了终点。

  改革开放之后,土地包产到户。李化武和妻子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白天在田里劳作,天黑了才背着柴火回家。他们用自己的汗水,辛辛苦苦拉扯着6个子女长大成人。

  1985年11月,民政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当时,他生活在偏远农村,信息闭塞,但工作人员还是辗转找上门,主动帮他将6个子女全部转为城镇户口,并陆续安排工作。

  1993年,广元市民政局在市区为他协调安排了一套面积74平方米的公租房。房子没有电梯,为了他行动方便,特意安排在一楼。

  搬进新居不久,他发现同单元七楼住户也是一位伤残军人,而且是腿部受伤,上楼吃力。于是,他主动找到组织,要求互换,没有任何条件。

  房管部门的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相同面积,没有电梯,一楼和七楼,价值差距巨大啊。

  有一段时期,李化武的儿女们因为下岗、转岗,家里的生活一时陷入困境。有人劝他,你是老英雄,可以找找组织,把儿女调整到有稳定收入的单位。

  但他说,我的战友们年纪轻轻就为国捐躯了,他们牺牲之前提过什么要求吗?我侥幸活着,已经享受了国家的优厚待遇,我不能再给国家添麻烦了。小家暂时有困难,但我们的国家也有困难啊,我不能再给国家增加困难了。

  他拿出自己的抚恤金,鼓励和支持儿女们自力更生、自谋出路。他和老伴成了几个孩子的家庭保姆,承担起买菜、做饭、送饭、看店、接送孩子上学的任务。

  经过几十年岁月的磨砺,高度残疾的李化武,练就了一身的“本领”:吃饭、穿衣、洗脸、刷牙、做饭,烧菜、冲茶、刮胡子、洗碗、洗衣服、系腰带、如厕等生活技能,他基本都掌握了。唯一的困难是解扣和系扣。好在,他有亲爱的家人帮助。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往大了说,不都是需要别人的帮助、又都在帮助别人吗?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就是有情有爱的人世间啊!

  李化武常常沿着嘉陵江两岸散步。凝视着巍巍青山,遥望着湛湛蓝天,他又想起了肖班长、高排长和战友们。再想想自己的幸福生活,不禁潸然泪下。

  2017年,家门口的西成高铁开通了,自古蜀道难于上青天,而今蜀道通车不再难。

  2021年,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李化武生活的城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楼房最高7层,现在超过了36层,而且处处是公园。嘉陵江上原来只有一座桥,现在已有十几座了。

  战场归来70年,老兵李化武用自己仅存的左眼,看着新中国一步步走向繁荣强盛。

  作为一个久历世事、饱经沧桑的老者,他要把自己80多年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讲给后人听。于是,这些年,他在社会各界频繁宣讲。

  在学校里,他讲感恩,讲珍惜。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孩子们美好生活来之不易。只有好好学习,努力成才,才能回报父母,回报国家。

  对部队战士,他讲奉献,讲纪律,为了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要勇于冲锋、敢于牺牲……

  讲这样的课,他分文不取。他说,我是志愿军老兵,国家有优厚抚恤。我决不收费,我只尽义务。

  的确,他的思想永远青春。他的讲述,既有当年的故事,又有时代的气息,常常引发听众的共鸣,掌声不断。他用残臂致敬的军礼,更是让现场听众热泪盈眶……

  当地的大学生军训,他总是上第一课。那一天,阳光猛烈,烤得大家满头流汗。但他一直站着讲,讲他17岁上战场的故事,讲他18岁断双臂的经过,讲他19岁学吃饭的感受。

  火辣辣的太阳下,口干舌燥。让他喝水,他拒绝了;建议中途休息,他没同意。为什么?水喝多了,会上厕所,会给工作人员添麻烦;中途休息,会耽搁娃娃们宝贵的学习时间。

  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们,惊叹不已:“老爷爷像我们这个年龄时,已经上战场保家卫国了,而我们呢?为什么连军训的苦也受不了?”

  党史学习教育时,他在烈士陵园讲战争故事。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椅子,他不坐,站着讲。讲了一个小时,仍然笔直站立着。

  平时走路,他总是昂首正视、步履稳重。从背后看,虽然袖管空空,但劲风吹过,更加威武。路人会说,这是一个军人,标准的军人。路人不知道,这还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一级伤残军人!

  2021年国庆,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长津湖》热映。长津湖,与李化武受伤的轿岩山距离不远、环境相似。看着电影里的画面,当年的烽烟岁月,滚滚而来。

  当电影里的志愿军战士们集合时,他也不自觉地站直身子,举起右臂,大声地报出了自己的部队番号和姓名:“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12军35师105团3营7连4排60炮班战士李化武!”

  《 人民日报 》( 2022年04月11日 20 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网站首页武汉芳笛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美的眼球商标查询工具市场帮助中心格力新闻公告社区